历史
畅阅小说 > 都市小说 > 灰沉沉的路 > 第四十三章

第四十三章(1 / 2)

sun aug 21 11:25:08 cst 2016

(四十三)

他回到庾阳来的时候,是三天以后的事。

这三天里,他把家里的一切,交到林大宝那里商量,该处理的处理,该收拾的收拾,该送人的送人。并告诉大宝,家里的事情有哥哥撑着放心,其余的事情电话联系。

荆条大门紧紧关闭,封了锁。林西平围着老家的破院绕了一圈以后,就洒泪告别了!

庾阳一中林西平所在的初一级部办公室的老师们,每人拿出了十元钱,在学校外的一家餐馆里为林西平解恼,谢晓璇自然也去了,只有哀容,没有一句言语。

小凝紫不得不住进了姥姥家。――为着西平的遭遇,李福兴老两口也就主动地把外孙女接过去。

初夏的微风,掠过了庾阳广阔的田野。平整的麦田,翻起层层的浪涛,像浩瀚的海。绿杨荫里,斑鸠唱着情歌,土房脊畔,老鸹在“嘎嘎”欢噪。

“西平,”刘端成在厕所门口叫住他,“镇上评选师德先进,还要争取推到区里,大家投票选举了你,你赶快准备材料,后天镇上要的。”

“谢谢校长,谢谢大家了,”林西平说,“可是我现在的心情……还是……让给其他人。”

“这怎么行?大家唱票推选的,怎好更改?这不只是你的事情,还要代表我们学校争取区里的师德先进呢!不要辜负大家对你的期望,快点准备。”

刘端成说完就要走了,没有几步,又返回来,说:“对了,西平,还要填表,拿几张照片来,交到吴主任那里。”

“哦。”西平答应着,回办公室去找照片。

翻尽了抽屉的所有地方,也没有找到一张照片,他便想起自家的书橱里存有几张的,他向值班领导告了外出假,急急回家来。

打开房门,他突然听见卧室里传出呼呼啦啦慌乱的声音,本能让他放弃进入书房,就快速朝着卧室奔去!

卧室门开处,就看见一对男女慌慌张张床边穿裤子,他一下子就辨认出那女人正是自己的妻子李若凤!她脸色红涨,神色慌张,满脸大汗,头发凌乱,上衣还没有完全系上纽扣,凸露着两个白硕的**。看见林西平,惊慌地说:“你!怎么现在回来……你……回来干什么!……”

耿文德在李若凤说话的当里,已经速快穿上裤子。后又一手提西装,一手抓鞋子,冲开林西平光脚跑出门去。

窗帘紧闭,床单皱乱,地上横七竖八散扔着团团满含肮脏浊物的纸巾。

“混蛋!”林西平怒不可遏,一拳就将李若凤打倒在床上。

外面,一声急促的车开声“沙沙”地驶去了。

李若凤吃了林西平一拳,顿时发作起来,“你算什么东西!你竟敢打我?”她从床上爬起来,她的泼妇的行为全部施展开来,朝着林西平猛扑过来,那两只手就成了剪刀钳子与斧头钉耙,不分方向的撕掐捶扫。林西平的领口袖管即可就开了裂,胸口脖子上,立刻就腾起道道的血痕。

林西平哪里知道他的女人是如此之凶猛?他站在那里,尽情享受着李若凤给予他的拳打脚踢,无有一丝招架的本领了。

他满脸抽搐,浑身哆嗦,几经要倒下去的样子。

“好好好,”林西平说:“今天我不与你计较,我对刚才打你向你道歉。既然你与别人这样,我成全你,好成好散。我们和平解决事情。”

“散就散!还怕你?早不愿意跟你这穷鬼过了!这些年来,你给了我什么?白白地让我养活你!”

李若凤说着,就从衣柜里拿出一个厚厚地账本子来,摔在他的面前,“你自己看看!从认识到现在,你挣得几个钱?还不是我在养活你!我凭什么?一个男人,让女人养着,说出去让人笑话!”

她又指着屋里的一切,“看看,这房子连这屋里头的东西,哪一样是你的?收拾收拾,赶快给我滚出去!”

“你!”林西平气愤地指着她的鼻尖,“世上没有你这般绝情不要脸的女人!”

他一把拉开房门,跑到门外去了。

出了“赛温州”小区,他沿着大庾河畔,漫无目的地向前走。大地是一色的葱绿,而林西平的心里却是一片苍白!

“真是见鬼!竟会有这样的事!她怎么会是这样的女人!”林西平一拳打在近旁一颗粗壮的杨树上面。他的心,茫然不知所措了!

他想着与她初识的那个淋着小雨的夜晚,她的美丽,她的馨香!在旧祠堂改就的小学校园里,在他的人生最不得意的时候,她给了他温暖,给了他生命的希冀,给了他感官的无限快感,他们如愿地走在了一起,“李若凤,我感激你!我要对你一辈子好!”是发自他内心的独白。“没有你,就没有我的一切,我的生活里有那么多的坎坷,我的伤痛的心都在你的帮助里得以抚平。都说男人是女人的避风港,然而你却是我坚强的臂膀!你给了我无私的爱,你给了我的一切!可是现在,你怎会这……”

“我发誓:永远爱你!海枯石烂!”他似乎也听到了当年李若凤说给他的话。然而今天的这样一幕,哪里有温情的残存?简直是分道扬镳的仇恨敌人!人啊!

“离婚?”他一想到这个字眼,浑身就发抖起来,“我们倒没什么,可怜我的女儿,小小的生命,就将面临被她的父亲或者母亲抛弃的现实了!”

凝紫小小的身子立刻就现在他的面前,他似乎感到,她的那两只可爱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!她的两只小手正摇着让他抱抱。此刻,就有一个声音对自己说:“离婚是你的罪恶!”

世界上多少缺父少母孩子的不幸,他在文章里不知见过几何。难道我的孩子也有这样痛苦的折磨?

“作孽啊!”他的眼泪又出来了,“这对孩子太不公平了!我怎能因为我的私欲去创伤她的幼小的心灵?”

“如果李若凤是一时的冲动,我绝会宽容她!”他想,“为了孩子,为了家庭,我不会与她计较的。只是以后不要与耿文德乱来就是了。”

他现在想赶快回去,和若凤知心地谈谈,他感觉有能力用情理打动李若凤的心,让她回心转意,继续他们的生活。

但是,他回到家里的时候,李若凤已经无有了踪影,他的心又一次低落下来。

也许是回庾山娘家了,现在去找她?不妥,这事最好不要让别人知道,难以启齿啊!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 度假村大亨:从乡村客栈开始经营 超能力 一半将就,一半美好 孟十三修仙记 人族巡天使 快穿,我的金手指都到了男主手里 那个天王有点拽 佳丽芳菲 从2002开始的华娱 筹谋之百变人生